奥密克戎,是泰国的解药,还是毒药?

全球抗疫走到今天,真的让人感到有些迷茫。

大洋对岸,美国单日新增连续几天超过一百万,单日死亡两三千。

英法两国,单日新增均超过20万,就连澳大利亚这种在西方世界内部被批判为“不人道强力防疫派”的国家,也单日新增35000多。

这边厢,中国西安封城,由于有限的治理能力和不近人情的“一刀切”,而出现了“健康码崩溃”、“孕妇和心脏病人救治延误”等一系列恶性事件,引发民意巨大反弹。

无论是躺着的,还是撑着的,每一条路都走得很艰难,很狼狈。

奥密克戎,是泰国的解药,还是毒药?

在境外,关于全球抗疫的路线之争,已经不是“哪一种抵抗方式更有效”,而是“抵抗派”与“归顺派”之间势不两立的骂战。

一边说,奥密克戎来了,要严防死守,不然一天两万,两天十万。

另一边说,奥密克戎毒性小,不死人,属于无心插柳,“天赐良药”,还防个蛋蛋,直接集体感染拉倒,就当打疫苗了……

就像外星人入侵地球,你要打,他要降,理由是这一波外星人比较温柔,目测属于“仁政”,与其永无止境地打下去,不如干脆“地球属于三体”,日子未必比以前过得差……

面对这种截然相反的路线之争,泰国很迷茫。

生活在泰国的我们,也跟着有点迷茫……

奥密克戎,是泰国的解药,还是毒药?

2022年的第一个星期,泰国处于“奥密克戎大爆发”的前夜。

新病毒在泰国全境四处开花,几天时间,就从三五个病例,变成几千个病例。

曼谷的隔离病房,开始出现爆满征兆。

芭提雅、清迈、普吉相继进入疫情大反弹模式,民间人心惶惶,都传说要封城。

总体感染者当中虽还是德尔塔为主,但是新增感染里,奥密克戎已经占了八九成,全境换血,只是时间问题。

在这个关头,泰国政府的反应,似乎不是很“躺”,反而有点未雨绸缪,直接无限期叫停了境外游客免隔离入境政策。

奥密克戎,是泰国的解药,还是毒药?

与此同时,泰国的医疗界大佬们,却开始密集表态,表现出“打开城门迎奥王”的姿态。

在泰国,老是上镜霸屏的“老医生”有两个,一个是勇医生,一个是玛努恩医生。

勇医生说话比较稳,经常灌输正能量,约等于“泰国钟南山”;玛努恩博士则比较猛,常做惊人之语,接近于“泰国张文宏”。

但是这一次,两位大佬的态度,出奇一致。

奥密克戎,是泰国的解药,还是毒药?
奥密克戎,是泰国的解药,还是毒药?

玛努恩博士说:奥密克戎病毒基本上和流感,以及几种常见冠状病毒差不多,一定会在泰国大爆发,无论是打了疫苗的,曾经感染过的,都没用,每一个人迟早都要感染——全泰国都感染了,就有了群体免疫了,相当于全泰国人民都打了“减活疫苗”。

最后结论:未来泰国人民不用再打什么第三、第四针加强针了,奥密克戎的免疫效果,比现在以及将来所有人类疫苗都要管用!

奥密克戎,是泰国的解药,还是毒药?

至于比较“稳”的勇医生,说得比这还直接。

勇说:奥密克戎感染多,住院率和死亡率低,属于“天赐良药”,将会帮助全世界实现抗疫胜利。有钱的发达国家,通过接种疫苗获得免疫力,至于没钱打疫苗的穷国,也可以通过感染奥密克戎建立群体免疫。

最后结论:奥密克戎是解药,不是毒药。

唯一需要担心奥密克戎的,不是老百姓,而是疫苗公司,因为疫苗的活都让奥密克戎给抢了,钱没得赚了。

奥密克戎,是泰国的解药,还是毒药?

要换做平常,推特里随便一个谁跟我说“奥密克戎是天赐疫苗”,我可能会不以为然。

不过,两大泰国网红专家(而且这两人平常画风还不太一样)都这么说,就让我觉得,的确有认真思考的必要。

于是,在尽力祛除心中先入为主的立场之后,我翻阅了网上的许多资料,网友的帖子和留言,各国专家的持不同立场的观点。

最终思考的结果是——我希望泰国专家说的是真的,但是个人不敢肯定。

奥密克戎,是泰国的解药,还是毒药?

医学问题,首先是一个科学问题,我绝不敢说自己比勇医生和玛努恩博士更懂奥密克戎,专家的见解不是我这个门外汉通过“思考”就能轻易否定的。

因此,心平气和地讲——我但愿他们说的是真的。

关于奥密克戎,我们知道些什么呢?

首先,奥密克戎出现至今,时间过去还不久,现有数据和资料尚不足以对奥密克戎病毒的杀伤力做出完整的评估,因此很多专家慎言“奥密克戎低毒性”的说法。

不过,至少从目前来讲,无论是疫情泛滥的欧美各国,还是最早发现奥密克戎的南非,都尚且认可奥密克戎“高传染性,低致死率”的特性,并且现有病例显示,奥密克戎病毒主要感染人类上呼吸道,较少波及肺部。即便将来奥密克戎在全球范围内爆发,估计这些特征也不会出现根本性的逆转。

奥密克戎目前的重症率和致死率,约为美国甲型流感死亡率的三倍左右。如果这一数字能够维持,那么理论上的确可以接受“与奥密克戎共存”的说法。

并且,由于感染奥密克戎后,人类能够获得对德尔塔病毒的抗体,因此泰国专家所谓“全民感染=全民接种”的豪言,也确有其合理的地方。

奥密克戎,是泰国的解药,还是毒药?

但是,认为奥密克戎是“天赐良药”,啥都不用做,只要主动得病就能“躺赢”,怕也没有这么便宜的事。

别忘了,即便奥密克戎确实“低毒少死”,它同时也是“传播力大增”。

数千人感染,和数千万人感染,不是一个概念的事儿。一个国家,其医疗体系的承载能力是有限的,一旦超出阈值,便会出现崩坏。

上千人感染,只要在医疗体系所能容纳的范围内,就可能实现充分的收治,从而避免大规模死亡和重症。

但是,一旦疫情扩散,造成上千万人感染,医疗体系就会崩溃。大量患者居家隔离,轻症拖成重症,重症走向死亡,同样的病毒,在总感染人数不同的前提下,其重症率和死亡率,很可能有天壤之别。

即便在完全不施加医学干预的前提下,奥密克戎能“讲武德”,主动维持千分之一的死亡率(也就是所谓的“流感死亡率”),在总感染人数暴增的前提下,也会造成重症和死亡——以及为数众多的后遗症患者——绝对数量的增加。

泰国如果真的全民感染奥密克戎,哪怕它真就是个流感,那么也是十万人死亡,两百万重症。

这个代价,泰国人民是否能够承受?

奥密克戎,是泰国的解药,还是毒药?

而且,新冠病毒的发展和变异是动态的,奥密克戎之后,还会有各种希腊字母,传播链越长,感染人数越多,其变异的可能性就越大。

所谓“病毒越进化越温和”的说法,只是一种理论,没有人敢说新冠就一定会照这个路数来发展。

如果奥密克戎的全球爆发,不加以任何限制和预防,一旦出现新的高致病性变种,破防奥密克戎的“天然免疫”,再次席卷全球,那么之前放纵奥密克戎试图得到“群体免疫”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目前,奥密克戎“天然疫苗论”并不是全球专家的共识,有大量传染病学家依旧对此保持谨慎,并且依旧呼吁以各种手段(主要还是接种新冠疫苗)干预奥密克戎病毒的扩散。

在这种情况下,你如果说“泰国早晚奥密克戎爆发”,那是一种事实描述,难以改变,也无可厚非。

如果你说“奥密克戎在泰冲击较小,高感染而低死亡”,那是一种合理推论。

但是,如果你说因此而不需要对奥密克戎进行防范,甚至认为全民感染奥密克戎会是一种阴差阳错的因祸得福,甚至是对世界的贡献,连疫苗钱都省了……这恐怕就让人有些疑虑。

如果不是呢?

奥密克戎,是泰国的解药,还是毒药?

人类,不可能永远活在“抗疫时代”。

像西安封城那样的经历,即便是身经百战的中国人自己,恐怕也遭不住太多次的重演。

人类,可能永远无法彻底摆脱新冠病毒,新冠病毒有可能千变万化,不绝如缕,长久地在人类历史中阴魂不散。

这些,我们都懂。

但是,难以战胜,不代表着听天由命,不代表着将赌注放在“病毒会往人类乐见其成的方向进化”这样一厢情愿的赌局中,坐等天上掉下馅饼。

西安,留下了很多教训,很多幻灭和失望,但那一切是在“中国防疫”的坐标系上得出的评价,它在“中国标准”中或许不一定令人满意,但是在世界范围内,那却已经是某种难以企及,以至于连想象本身都显得不合时宜的存在。

倘若把命运交给人,交给国家,交给万千志愿者和医疗工作者,是一种“人性的自负”,是不可信的谬误——那么,将命运交给病毒的进化,交给叵测的天命,寄希望于自然本身网开一面的机运,难道就是可信的吗?

人你信不过,你信病毒?

奥密克戎,是泰国的解药,还是毒药?

前两天,我们泰国网的同事确诊了。

一开始,她云淡风轻,谈笑风生,好像真的就是得了一个感冒一样(实际上她确实属于轻症)。

但是,当她真正被送进隔离病房,当她的孩子被一次次重复检测排查时,她还是感到恐惧,感到懊恼,感到命运的无常,以及个人在巨大的未知面前,那种渺小的无力感。

这个时候,你再跟她说“新冠如感冒,染病当吃药”,她绝对听不进去。

奥密克戎,是泰国的解药,还是毒药?

隔离和封锁是人间最大的不幸吗?

那些鼓吹“放开”,认为防疫本身比病毒更让人困扰的人——假如国家与世界如他所愿,放任病毒自由穿梭,当他感染,并且传染给孩子的时候,你且看他会是一种怎样的状态?

世界上没有这么便宜的事。

防疫中的弊病,需要问责,反省,解决,而不是对防疫努力本身的彻底放弃。

假如放弃便可天下太平,他们又何乐不为,这样如果就能获得所谓的胜利,那么这个胜利,是不是来得太便宜了一些?

奥密克戎,是泰国的解药,还是毒药?

说远了,咱们还是回归理性一点。

还是那句话,防疫这个东西,不是政治,不是人性,不是历史正义,也无关政治制度和国家认同。

不是说谁谁爱国,谁谁民主,他的防疫方略就一定是对的。

有可能,最后证明泰国医生是对的,我是错的——那么我认栽,并且衷心祝愿自己是杞人忧天。

在科学的尺度上,我们希望,人类能够早日找到一条通向胜利与解脱的道路。这种道路,不一定就是中国式的,有可能是其他的样子,需要被发现,被检验。

一旦人类发现,这种道路是可信可行的,无论哪个国家——无论那个国家之前的防疫有多么辉煌或者糟糕,都将从那条“科学”的道路中,走向这场疫情,最后的终点。

奥密克戎,是泰国的解药,还是毒药?

至于泰国,泰国大约不需要考虑“过度防疫”的问题,因为泰国本身的组织形态不支持过度严苛的防疫——就像在泰国的老汉这种懒人,不需要担心“过度奋斗以至于干扰健康”这种境界的问题一样。

泰国的问题在于,完善现有的防疫体系,补齐疫苗的短板,并且谨慎地对待“彻底拥抱奥密克戎以实现自然免疫”的诱惑,不要贸然实行过于激进的共存政策。

咱也希望,奥密克戎能识相一点,做一个好病毒。做解药,不做毒药。

但是,在没有搞清楚是不是解药之前,最好小心点。

把希望寄托在一坨病毒的道德水平之上,这恐怕,终究不是什么特别靠谱的事情吧……

文:泰国网岳汉


内容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泰国网
原文标题:奥密克戎,是泰国的解药,还是毒药?
原文链接:https://www.toutiao.com/a7050075324117549601/?channel=&source=search_tab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图片,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本文来自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泰国号,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aiguogonglue.com/685481.html

泰国通微信
泰国通微信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