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索沃见闻

科索沃见闻婚礼

在媒体报道中,科索沃不是战乱纷争,就是种族冲突,似乎很不太平,不要说中国人,就连欧洲人大多也没有去过。说实话,当我们决定前往科索沃时,我自己也感到惊讶,但是,当你到了科索沃的门口,不去就未免太遗憾了,这是欧洲最年青的国家。

离开塔拉河谷大桥,沿河东行,山高谷深,风景如画。到了莫伊科瓦茨,过河往北,然后沿欧洲通道向东,这便是从黑山通往科索沃的主要公路。过了罗扎耶,南行不远,就到了科索沃边境。进入科索沃,车辆稀少,大部分时间,就我们一辆车在山谷里穿行,咦,怎么没有边境检查?正当我们猜测,这段可能不设边检时,前方出现一个蓝棚,边检站到了——离边境四五公里,还真是少见!

科索沃见闻
沿着塔拉河谷东行
科索沃见闻
深谷人家
科索沃见闻
接近科索沃

“你好,准备去哪儿?”看到我们车牌为阿尔巴尼亚时,边境警察顿感亲切,露出微笑。“去普里什蒂纳。”我回答。在查看护照和车本之后,警察开始用手摸查车子各个部位,架势一丝不苟。“难道要检查毒品吗?”我不禁乐了。警察耸耸肩,笑道:“这是我的工作。”科索沃于2008年宣布独立,但塞尔维亚并不承认,他们忍受不了失去科索沃的痛苦,但我能感觉,以阿尔巴尼亚人为主的科索沃人,似乎很在意作为国家权力象征的警察职责。

过了边检,连续下山,途中发现车子不停颠簸,还以为是路不好,下车一看,原来是爆胎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天公还不作美,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怎么办?只好自己换轮胎了。螺丝有锈,使尽全身力气,才卸下几颗,其中一颗负隅顽抗,竟像焊住一样,我简直拿它没有办法。

“需要我帮助吗?”正气喘吁吁之时,一辆出租车停在旁边,车内司机探头询问。

“谢谢,我感觉自己能行。”我不太想麻烦这位好心的路人。

司机是一个壮汉,走到我面前,二话不说,拿起我手里头的工具,脚蹬手拽,一阵猛攻,很快让那颗螺丝投降,接着换上备用轮胎,噼里啪啦,动作麻利,不到十分钟,全部搞定!壮汉是黑山的阿尔巴尼亚人,在边境两边穿梭跑车,边境两边居民多为阿尔巴尼亚人。握手告别,连声道谢,很感激这位壮汉,他真是一个活雷锋。

科索沃见闻
热心的黑山人

进入平原,我开始注意道路两边,心想,毕竟是从阿尔巴尼亚租来的车,得买一个新轮胎换上。途中,看到一大堆轮胎陈列院内,下车询问,出来一个小伙,可惜语言不通,他一句英语都不会。比比划划,总算让他明白我要换一个轮胎,一问价格才20欧元,科索沃人还真是实在。但是,他这里是批发店,不能换轮胎,要到前面汽修店去换,看到我人生地不熟,他又回到院内,开着他的奥迪车,带着选好的轮胎,行驶几公里,引领我们来到街上汽修店,安排师傅把新轮胎换上。不但没再收一分钱,还花钱买可乐招待我们,真不敢相信,这就是百废待兴的科索沃,我感觉这里的人都相当好客。

继续上路,路过佩奇,折向东行,天色已晚,夜宿普里什蒂纳。普里什蒂纳是科索沃的首都,人口大约六十万,在十多前的科索沃战争中遭到重大创伤,不过现在已经重建,基本上看不出战争的痕迹。中世纪时,斯拉夫人占据了这片土地,于是,普里什蒂纳成为古代塞尔维亚的中心,后来,在600年前的科索沃战役中,奥斯曼土耳其击败了塞尔维亚王国,于是普里什蒂纳进入了伊斯兰的统治范围,塞尔维亚人大量外迁,穆斯林的阿尔巴尼亚人大量移居此地,由此埋下了科索沃塞阿纷争的种子。

科索沃见闻
进入普里什蒂纳
科索沃见闻
大街
科索沃见闻
钟楼

次日,阳光明媚,进入城区。普里什蒂纳算不上什么旅游城市,也没有多少知名景点,但是这里的文化是多样的,能看到许多清真寺,也能看到东正教堂或者天主教堂。在普里什蒂纳,阿尔巴尼亚人已占九成以上,但是他们也并不全是穆斯林,也有人信仰天主教。市中心的普里什蒂纳大学有几座标志性建筑,其中的科索沃图书馆很有特色,不过外形像一团蜂窝,看上去有些丑陋,倒是附近的几个教堂,还算比较耐看。为了帮助科索沃战后重建,大量联合国和欧盟人员进驻普里什蒂纳,所以这里的居民英语使用普遍,无论是在商店购物还是问路,大多数人都会一点英语。

科索沃见闻
国家图书馆
科索沃见闻
教堂

最繁华的是特蕾莎大街,几百米长的步行街上,咖啡厅酒吧一间接一间,人们十分休闲地坐在那里享受轻松惬意的时光,街上美女成群成对,招摇过市,虽然穆斯林人口占多数,但是她们穿着时尚大胆,并不保守,天生丽质,难言自弃。大街的北端是一个广场,政府办公楼前,中世纪的阿尔巴尼亚民族英雄斯坎德培的骑马像高高矗立,和阿尔巴尼亚首都地拉那的一模一样。雕像的前面,有一个喷泉,几个天真可爱的儿童在水中戏耍,一对新人在旁边拍摄婚纱照,新娘靓丽,新郎帅气……真是一派和平安居的景象。

科索沃见闻斯坎德培雕像科索沃见闻
美女过街
科索沃见闻
天生丽质
科索沃见闻
拍婚纱照科索沃见闻新郎新娘
科索沃见闻
快乐儿童
科索沃见闻小女孩科索沃见闻
街头酒吧

广场的另一侧,是“科索沃独立之父”鲁格瓦的雕像,旁边科索沃“蓝黄星”旗迎风飘扬,蓝底象征着欧盟,金黄是科索沃的地图形状,六颗星代表六个民族。但我发现,在科索沃悬挂最多的并不是“蓝黄星”旗,而是阿尔巴尼国旗――“红底黑鹰”旗,在大街小巷,酒吧餐厅都悬挂阿尔巴尼亚国旗,郊外的加油站也是如此,就连婚礼庆典也不例外,甚至,我还看见,小小少年举着阿尔巴尼亚国旗立在路边,那情景真让人动容!如此热衷挂阿尔巴尼亚国旗,就算在阿尔巴尼亚也不曾见到。

科索沃见闻
科索沃独立之父
科索沃见闻
婚礼车上阿尔巴尼亚国旗科索沃见闻
婚礼嘉宾科索沃见闻
阿尔巴尼亚国旗无处不在
科索沃见闻
路边举旗少年

我能想象,在南斯拉夫四分五裂之后,生活在科索沃的阿尔巴尼亚人的长期压抑之感正强烈迸发,他们是多么希望加入统一的大阿尔巴尼亚呀!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PY游记):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图片,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本文来自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飞在泰国,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aiguogonglue.com/789990.html

联系站长
联系站长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