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疑遭网暴坠亡(其丈夫发声)

今天看到“上海女子疑遭网暴坠亡 其丈夫发声”的新闻,再联想到年前刘学州事件,再想想近些年的网络环境,一时之间不吐不快。

这事情的大概情况是这样的:

日前,上海市虹口区一市民求助叮咚买菜的外卖员余先生,给青浦区的听障父亲送菜。因交通管制,余先生一路辗转,27公里的路程走了近4个小时。为表达感谢,该市民分别给余先生的微信、支付宝转账,均被余先生拒绝。最后,家属给余先生充了200元话费。

此事在网络上广泛传播后,人们被温情打动。叮咚平台的官方微博称,将给余先生颁发“平民英雄奖”,并给予2000元奖金。

本来是皆大欢喜的事,但就有网友对“200元话费”较真儿,认为该市民给余先生的报酬太少,然后一通谩骂。

4月6日,网传该市民因受到网络暴力跳楼。

看了一些法律专家的分析,大概意思是,网民众多,实名制存在缺陷;而且一旦侵权,很难直接锁定侵权人;再者,网上人太多,法不责众,很难将所有人一起告上法庭;最后还有一点就是取证困难。

但我觉得只要想做,就没有做不了的事。

法律做不了的事,可以用行政手段来解决。

地产行业18万亿的规模,一纸政令,还不是乖乖就伏?更何况是几个“网络小毛贼”?

建议如下:

第一,各网络平台全面落实实名制认证。单纯浏览可以不登录或是游客身份,但凡留言评论,一律实名登陆。当然网页显示可以是网名,但是后台必须能查到具体是何人。

第二,网络平台需加强对网络环境的监管,任何网友在网上看到有“人身攻击”“揭露隐私”等恶意网络用语的,均可截图给网信办进行举报。网信办积极查证,按照恶意发言10万/条的力度进行行政罚款,上不封顶。

第三,宁杀错不放过,初步认定网暴者在现实社会中的人品和信用存在问题。网络平台通过后台,将网暴者的真实个人信息提交给网信办。网信办与银行系统拉通,将网暴者的不良信息纳入其个人征信。

网络平台对于网暴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他们理应承担起每一起网暴事件的主要责任。有些敏感文章、敏感信息,他们删得倒是挺快,怎么对于网暴就删不掉了?不是不能,只是没上心而已。

而对于施暴者,他们藏在网络阴暗的角落里,因为不用承担责任,可以肆无忌惮地宣泄着负面能量,对无意路过的人进行伤害。

我们就应该把他们揪出来,放在阳光下,曝光他们,让他们认识到,不管是网络还是现实,做错了,总要付出代价。只有让他们感到切肤之痛,他们才会收敛,否则,悲剧将持续上演。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图片,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本文来自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泰国号,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aiguogonglue.com/790959.html

联系站长
联系站长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