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哈佛大学博士后申请)

来源:环球时报新媒体

近日,美国哈佛医学院的一个团队发布了一项关于新冠肺炎的最新调查,称他们通过分析武汉六家医院停车场的100多张图片和中国百度的搜索引擎数据,发现早在2019年秋季甚至8月武汉就出现了一些异常。

这篇哈佛大学的论文被美国广播公司独家报道,被美国CNN、英国BBC等西方主流媒体无脑跟进,并在海外舆论场迅速传播,引发了想把美国政府防疫失职责任推卸给中国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及其支持者,以及一直试图抹黑中国的“港独”、“台独”势力的疯狂传播。

然而,诚实坦率和他的同事们经过详细调查后发现,这篇论文存在大量明显的、极其低级的漏洞,完全不符合哈佛医学院的水平,以至于人们不得不怀疑这是不是一篇“命题作文”。

01

一篇披着哈佛医学院光环的论文,成了特朗普当局和反华势力攻击中国的空壳。

先介绍一下本文的内容。这篇论文目前预发表在哈佛大学的Dash学术平台上,但是【还没有经过同行评议】。

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哈佛大学博士后申请)插图(截图来自论文原部分)

本文的主要内容是对比武汉中南医院、湖北省妇幼保健院、武汉天佑医院、武汉同济医院、武汉市中心医院、武汉协和医院等六家医院在2018年10月和2019年10月的停车场车辆数量变化,对比武汉网民在这两个时间段在中国百度搜索引擎中搜索“咳嗽”、“腹泻”关键词的数量,进而得出其中一家在新冠肺炎的结果。

本文还拿出了一些图片“佐证”,如2018年10月和2019年10月武汉同济医院停车场数量变化图、武汉六家医院停车场车辆数量曲线图、百度搜索引擎搜索相关关键词数量曲线图等。,如下图所示。

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哈佛大学博士后申请)插图(1)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哈佛大学博士后申请)插图(2)

(截图来自论文的原文部分) (截图来自论文原部分)

美国广播公司(ABC)已经获得了该论文的更多数据,甚至在预发布之前就进行了“独家”报道,它给出了哈佛医学院这篇论文的更多数据,而这些数据并没有在哈佛Dash平台上发表。比如下面四张图对比了2018年10月和2019年10月武汉中南医院、同济医院、天佑医院、湖北省妇幼保健院停车场的变化情况:

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哈佛大学博士后申请)插图(3)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哈佛大学博士后申请)插图(4)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哈佛大学博士后申请)插图(5)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哈佛大学博士后申请)插图(6)

(截图为美国广播公司在其“独家”报道里给出的停车场对比图片) (截图是ABC在其“独家”报道中给出的停车场对比图)

如果不仔细看这四张图,只是被动接受ABC的报道提供的信息,你真的会觉得2019年10月上述四家医院停车场的车辆数量比2018年同期增加了很多。

于是,在这种认知下,当哈佛医学院的论文和美国广播公司的报道抛出的这些停车场车辆数量的增加,与同期武汉网民在百度搜索引擎上对咳嗽和腹泻这两种典型新冠肺炎症状的搜索量增加相一致时,对于缺乏独立思考能力,容易被忽悠和“割韭菜”的人来说 这确实证明了美国广播公司、BBC、CNN等西方主流媒体,以及英国《每日邮报》等西方小报,在对该报的报道中,都曾报道过“新冠肺炎去年8月可能出现在武汉”。

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哈佛大学博士后申请)插图(7)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哈佛大学博士后申请)插图(8)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哈佛大学博士后申请)插图(9)

更何况,这还是美国乃至全球“久负盛名”的哈佛医学院的学者们推出的论文,而且美国广播公司的独家报道中甚至还有Peter Daszak这位此前一直在斥责美国政府炒作“病毒来自武汉实验室”阴谋论的“良心科学家”给论文站台,称这种用卫星分析疫情先兆的做法“很有趣”。BBC、CNN等西方主流大媒体更是在报道中没有任何对这篇论文的怀疑态度。所以,这样的论文又能有什么问题呢?更何况这是美国乃至全世界“名校”哈佛医学院的学者发表的论文。在美国广播公司的独家报道中,甚至还有一直在斥责美国政府炒作“病毒来自武汉实验室”阴谋论的“良心科学家”彼得·达扎克(Peter Daszak)向论文平台表示,通过卫星分析疫情前兆“非常有趣”。BBC、CNN等西方主流媒体在报道中对这篇论文毫不怀疑。那么,这样的论文有什么问题呢?

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哈佛大学博士后申请)插图(10)因此,即使这篇论文在完全没有“同行评议”的情况下交给媒体炒作,在一些学者看来也存在学术道德问题——尤其是论文作者之一约翰·布朗斯坦(John Brownstein),他是美国广播公司“独家”报道这篇论文的作家。但这篇论文迎合了美国特朗普政府将防疫失职责任推卸给中国的政治需要。以及包括“港独”“台独”在内的外国反华势力抹黑中国的政治需要,在海外网络上迅速爆炸,被这些反华势力当成“事实”,愚弄了缺乏独立思考能力的美国和西方网民。这些网民也被骗了,在评论中像机器人一样说“中国真的说谎了,隐瞒了”之类的话。

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哈佛大学博士后申请)插图(11)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哈佛大学博士后申请)插图(12)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哈佛大学博士后申请)插图(13)

截至目前,从美国总统特朗普、特朗普的儿子,到美国常年盼着中国崩溃的反华分子章家敦,以及乱港势力的头目之一黎智英等人,都已经转发了这个哈佛医学院给他们提供的炒作阴谋论的“炮弹”论文。一些最近和中国疯狂较劲的印度媒体,也在拿着这个论文丑化中国,迎合印度的“民族主义”情绪。 到现在,从美国总统特朗普和特朗普的儿子,到常年盼望中国崩溃的美国反华活动家章家敦,还有港乱势力头目之一的黎智英等等,都转发了哈佛医学院提供的阴谋论“炮弹”论文。最近疯狂与中国较劲的一些印度媒体,也在利用这张纸诋毁中国,迎合印度的“民族主义”情绪。

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哈佛大学博士后申请)插图(14)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哈佛大学博士后申请)插图(15)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哈佛大学博士后申请)插图(16)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哈佛大学博士后申请)插图(17)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哈佛大学博士后申请)插图(18)

0202

充满漏洞和论据,被专业人士鄙视,完全不配哈佛大学的标准。

然而,就在哈佛医学院的牌子下,在西方众多主流媒体正面报道和推崇的光环下,这篇论文存在着大量肉眼可见的低级漏洞,以及一些关于中国的基本知识的缺失。

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哈佛大学博士后申请)插图(19)因此,我们将在本文中对这些漏洞进行深度扒皮,尽可能用简单直观的方式呈现给大家。

先说这篇论文的核心“证据”,六家医院停车场车辆的变化。

再看看农行给的这些武汉医院2018年10月和2019年10月的停车场对比图。这一次,我们用黄色圆圈标出了问题:

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哈佛大学博士后申请)插图(20)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哈佛大学博士后申请)插图(21)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哈佛大学博士后申请)插图(22)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哈佛大学博士后申请)插图(23)

怎么样,发现了吧?上面这四张图中左边2018年10月的图片,与右边作为对比的2019年的图片,不仅其中建筑物所呈现的角度不同,而且太阳光照射的建筑物所呈现的阴影也存在明显的差异。最近怎么样?你找到了吗?上面四张图中,左图是2018年10月的图,右图是2019年的图。不仅建筑物的角度不同,建筑物暴露在阳光下的阴影也明显不同。

首先,这些差异意味着2018年几乎每张图片都有因为建筑角度的原因造成的医院内停放车辆的遮挡。这直接导致2018年的车辆数量,似乎比2019年少了很多。

在此,我们特意挑选了一张2017年5月28日武汉中南医院停车场的卫星照片。你可以用这张图,尤其是图中用红圈圈起来的四个位置,对比一下哈佛医学院论文中这家医院停车场的对比图。你还会发现,因为角度不堵,2017年医院停车场的车辆也会出现比2018年多的情况。

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哈佛大学博士后申请)插图(19)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哈佛大学博士后申请)插图(22)

其次,这些对比图片中太阳光照射的建筑物所呈现阴影的不同,也大有学问。其次,这些对比图中建筑物暴露在阳光下的阴影差异也很有学问。

众所周知在中国,每个城市的大医院在不同的季节,一周的不同时间,一天的不同时间段,接诊量是明显不同的。一般来说,一天的上午一般是就医高峰期。上午患者会早早来医院挂号就医,其他时间患者数量相对较少。这意味着,正常情况下,在早上,医院的停车场本可以比其他时间段停更多的车。如果用停车场停车高峰期早上拍的照片,和中午或者晚上的其他照片对比,然后得出一些预设的结论,这本身就不是科学,而是“玄学”。

从以上ABC“独家”给出的四张对比图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2018年拍摄的医院建筑阴影与2019年拍摄的阴影存在显著差异,这意味着这两组图片是由不同的卫星在一天的不同时间拍摄的,而这将直接影响医院内的交通流量。

北京航天世景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徐立平在接受本报记者魏凡采访时表示,建筑物被太阳照射的阴影会随着时间和季节的变化而变化,所以对地观测卫星一般采用太阳同步轨道。这个轨道上的卫星基本上在同一时间点经过同一个观测区域,这样对同一个建筑物拍摄的图像显示出大致相同的太阳阴影。所以,如果同一个季节拍摄的同一个建筑的影像有非常不同的阴影,很可能是两个不同的卫星在不同的时间段拍摄的。

另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航天遥感专家更直观地表示,哈佛研究团队使用的RS Metrics的卫星图像分析数据来自一天的不同时间段。因为这家公司使用的这些卫星图像来自航天技术公司maxar technologies,这家公司使用的worldview的主要商业成像卫星系统通常在当地时间上午10: 30左右过境,但其中一张2018年拍摄的武汉同济医院黑白卫星图像来自worldview-1卫星,该卫星已将过境时间调整为当地时间2016年中午1: 30。

这意味着2018年停车场较少的卫星照片拍摄于当天中午1点半,而2019年停车场较多的卫星照片拍摄于当天上午10点半。通过这样的卫星图像对比,可以得出结论:2019年10月同济医院的患者数量明显增加。这个分析实在不合标准。

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哈佛大学博士后申请)插图(24)(图为worldview-1卫星过境时间调整通知)

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哈佛大学博士后申请)插图(20)所以,尽管哈佛医学院的这篇论文声称他们拍摄的所有卫星照片都是在“当地中午”时间拍摄的,并说是为了避免角度和阴影的问题,但他们实际发表的论文仍然充斥着这些严重的问题。

更何况,无论是本文还是ABC的独家报道,都没有给出这个“中午”的具体时间范围。目前,尚不清楚这一关键信息缺失的原因。

另外,在涉及湖北省妇幼保健院的图片中(如下图所示),我们也可以清楚的看到,该院被圈起来的土地在2018年并没有变成停车场,而在2019年,变成了停车场,所以车辆多了很多。但是报纸和美国广播公司的报道都没有提到这件事。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武汉当地居民也表示,卫星图像拍摄到的湖北省妇幼保健院停车场并不是医院专用停车场,而是一个临时闲置的工地,在院区改造时临时用作停车场。2018年到2019年,随着工地的不断扩建,车位会更多。湖北省妇幼保健院位于武汉市街道口商业区。很多周边的工作人员都在医院找到了停车位,所以选择在这里停车是非常正常的。

接受本报记者赵玉莎采访的湖北省妇幼保健院工作人员也表示,卫星拍摄到的他们医院的场地是一个停车场,从去年就开始建设,现在正在扩建。

暴露作者对哈佛医学院这篇论文一无所知的是,湖北省妇幼保健院是承担湖北省妇女儿童医疗、保健、生殖健康技术指导、健康教育、妇幼健康信息管理、科研教学等任务的专科医院。其医院没有成人呼吸内科,普通武汉市民如果突然发烧咳嗽也不会去湖北省妇幼保健院就医。因此,该医院停车场车辆数量的增加不可能与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有关。

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哈佛大学博士后申请)插图(25)在接受本报记者赵玉沙采访时,武汉中南医院一位姓彭的医生也表示,他并没有感觉到论文中提到的时段客流量明显增加,也没有接诊有明显新冠肺炎症状的患者。

他说,根据病毒的强传染性,如果早在去年秋天就出现了,那爆发时间早就提前了,根本无法隐瞒。

这些明显的低级漏洞也在海外社交平台Twitter上引起了众多卫星图像分析师的关注和批评。下面这位名叫Harel Dan的卫星图像分析师指出,该论文与美国广播公司独家报道中给出的对比图像之间的角度差异过于明显,并且忽略了一家医院新开放的停车场。

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哈佛大学博士后申请)插图(26)在其网帖的评论部分,其他专业网友对论文为何没有给出这些对比照片的具体拍摄时间和明显角度提出了大量质疑,认为这些卫星图片的对比没有实际意义,只是“看起来很有创意”。

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哈佛大学博士后申请)插图(27)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美国广播公司、CNN、BBC这些西方主流媒体都不加区分地报道了这篇论文,并且没有对论文的漏洞提出任何质疑。于是,现在这些职业的声音在国外舆论场中被掩盖了。

只有英国路透社在昨天报道中国外交部对这篇论文的反驳时,稍微用心地采访了两位第三方专家,而这两位来自英国的专家随即对论文提出质疑,称虽然用卫星图片分析论文的套路“有趣”,但其结论可能毫无意义,甚至给人一种“强行联系”的感觉。

其中一位专家甚至指出,以湖北省妇幼保健院为例也存在问题,因为儿童比新冠肺炎更容易出现感冒症状。

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哈佛大学博士后申请)插图(28)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哈佛大学博士后申请)插图(29)

(截图来自路透社的报道) (截图来自路透社的一篇报道)

说完了卫星图片的问题,再来剥离一下百度搜索引擎的搜索量。请看下图。这就是哈佛医学院那篇论文给出的所谓“2019年秋季武汉人在百度上搜索咳嗽腹泻增多”的核心证据。注意其图片给出的时间范围是2018年5月(之前)到2020年5月。

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哈佛大学博士后申请)插图(30)(截图为原论文给出的图表)

然后,我们来看看下图。这是利用百度搜索引擎的“百度指数”功能,设置相同的搜索关键词(咳嗽腹泻),搜索区域(武汉),相似的时间范围(2018年4月-2020年5月)得到的图表。是不是觉得这张图和上面的图很像?

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哈佛大学博士后申请)插图(31)没错!Open Harvard Medical School用来推断武汉去年秋天甚至8月“不正常”的第二个核心证据就是这张我们简单操作就能得到的图…..

而且哈佛医学院的论文在这个图的使用上也有明显的漏洞。我们只要把时间轴拉长,把2017年包括进来,就会突然发现问题,如下图所示:

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哈佛大学博士后申请)插图(32)是的,根据哈佛医学院的数据,咳嗽和腹泻的搜索量在2019年9月开始“明显”增加(最右边的红圈),没有2017年和2018年同期的搜索量来得猛烈。按照他们的逻辑,这恐怕意味着2018年甚至2017年的秋季武汉出现了“异常”?

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哈佛大学博士后申请)插图(33)(截图来自论文原部分)

这里需要告诉大家的是,把这篇粗制滥造、漏洞百出的论文当作哈佛医学院品牌,当作“大新闻”并给出“独家”报道的美国广播公司,在报道这些图表时,也可能被这篇论文散发出的浓浓“低级”气味所污染,以至于他们在报道中所做的图都写错了时间,把2020年5月写成了2019年。

而且这个错误在ABC的网站上已经两天了,截止到写这篇文章的时候还没有改正。

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哈佛大学博士后申请)插图(34)玷污哈佛大学声誉的学术耻辱

当然,当我们把这篇哈佛医学院写的论文批评得一无是处的时候,这篇论文的作者可能会觉得有点委屈。因为他们会指出,他们已经明确写出了这篇论文在使用卫星图像和搜索引擎数据方面的“局限性”,而这些结果无法验证医院停车场和搜索引擎数据的变化与新冠肺炎有关。

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哈佛大学博士后申请)插图(35)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哈佛大学博士后申请)插图(36)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哈佛大学博士后申请)插图(37)

(截图来自论文原文中的相关部分) (截图来自原论文相关部分)

但在我们看来,这篇论文的问题根本不是“限”的问题,而是一篇为了蹭新冠肺炎热点而拼凑证据证明其预设立场的垃圾论文。这种热点和自我炒作的痕迹,从论文作者争相将未经同行评议的论文交给媒体炒作就已经暴露无遗。所以这种在中国乃至全世界砸哈佛大学牌子的论文,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发出去。

而且,帮助分析本文医院停车场数据的第三方公司RS Metrics,还在通过媒体对这件事的操作做“商业营销”。连销售邮件都迫不及待的给了。

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哈佛大学博士后申请)插图(38)更有甚者,这篇论文现在已经成为特朗普当局推卸责任和反华势力抹黑中国的一个空壳。为美国政坛本已猖獗的反华阴谋论贡献了新的火力,但论文作者至今仍未出面澄清,这更是对科学的亵渎,是学术的耻辱。

武汉一些专业学者也对特朗普政府抗疫不力却疯狂倾销中国的做法非常不满。我台前驻武汉记者魏凡采访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院长王星焕时,对方表示美国疫情恶化完全是因为川普政府不尊重科学。

王闯杭环说,在疫情初期,我们没有形成统一的认识,因为临床医生、专家学者对病毒传播规律的判断和看法不尽相同。但一旦我们摸清了病毒的基本规律,对新冠肺炎病毒有了统一的认识,国家层面立即应对,举国努力积极应对,就很快遏制了疫情的蔓延和扩散。然而,美国政府的做法恰恰相反。当中国学者分享全世界抗击新冠肺炎病毒的经验,当美国专家学者不断提醒美国政府和人民新冠肺炎病毒的恐怖时,川普选择压制这种声音,告诉大家这只是感冒,不需要过度紧张。“我每天晚上都和纽约的医生保持联系。他们告诉我,无论美国政府和美国人民在疫情防控方面都不是很合作,美国政府在抗击疫情方面很被动,美国人民也不愿意戴口罩,这让纽约的医生很绝望。”王闯·杭环说。

可悲的是,直到现在,特朗普政府仍然没有承认自己的错误,但仍然在用哈佛医学院的这种论文来诋毁中国。当看着川普、黎智英、章家敦以及一群美国和西方媒体一本正经、一本正经地报道这样一篇极其低级的垃圾论文,看着美国和西方的许多网民被他们忽悠得越来越反智,作为中国人,我们真不知道是该为他们的脑残高兴,还是该为西方科学精神的陨落而哭泣!

最后,《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用一个非常生动幽默的比喻调侃此事的荒谬。他说,“哈佛医学院什么时候成了为政治服务的三流情报机构了?病毒是什么时候在一个地方传播的,卫星图片可以查到?哈佛医学院应该把自己的教授派到国际空室,从那里监控病毒在全球的传播吗?”

他还讽刺道,“看来研究方法的创新很重要。中医摸过铁轨后,应该能分辨出千里之外的城市是否有瘟疫蔓延。”

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哈佛大学博士后申请)插图(39)作者:诚实坦率的哥哥魏凡赵玉莎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图片,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本文来自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泰国号,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aiguogonglue.com/885822.html

联系站长

2022080914165662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