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大学法学院申请条件(纽约大学法学博士)

纽约大学法学院申请条件(纽约大学法学博士)插图

作者/查尔斯·田

来源/智慧

尽管困难重重,我还是尽我所能让我的环境变得更好。然而,不管我已经走了多远,我知道我永远不能停止前进。参加NYU法律学院的国际商业法规、诉讼和仲裁项目无疑将使我成为一名更好的国际争端解决律师,同时赋予我更加全球化的视野。事实上,我想不出还有比这里更好的地方来追求我的终身目标了。

纽约大学法学院申请条件(纽约大学法学博士)插图(1)

这是我2017年底申请纽约大学法学院时个人陈述的最后一段话。也是我对过去经历的回忆和总结,对未来生活的憧憬。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对于一颗年轻而躁动的心来说,没有什么比在纽约市中心曼哈顿充满未知和挑战的学习和生活更令人兴奋的了。

三年多前,我匿名发表了一篇名为《非名校法学院本科生,离顶级律所有多远?文章《魔都版》在点击率上名列前茅。今天,这篇老文章在求职季偶尔会被很多微信微信官方账号转载。

三年多后的今天,当我翻开那篇稿子时,时间已经过去,有些评论和观点可能并不准确。但是,当年的天真和初心,至今历历在目。毕业后经过三年多的锻炼,棱角可能逐渐磨平了,但激情还在,理想从未忘记。

一个

磨练和成长

我职业生涯的前三年在一家总部设在上海的律师事务所度过,专门从事商业法律服务。

虽然不是所谓的顶级律所,但幸运的是,合伙人团队让我有机会接触到商业法律服务涉及的主流领域,包括非诉和纠纷解决。在实践和知识积累的过程中,我找到了自己对争议解决尤其是国际仲裁的兴趣和热情,并逐渐将工作重心转移到争议解决业务上。

初级律师工作的艰辛不用多说。和绝大多数没有任何背景来到魔都的年轻人一样,下班的时候,夜晚熙熙攘攘的街区,闪烁的摩天大楼,梦想着有一天能拥有自己的世界。

完全被占用的闲暇时间,似乎每一分钟都得到了最好的利用。这是由于强烈的危机感和自我激励,或者对客户和上级的强烈责任感。是纯粹享受律师这个职业带来的成就感,还是为了银行卡里多几个号。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答案。

初级律师的工作也充满乐趣。这份工作注定要让你接触新的案例,接触新的客户,遇到客户解决不了的新问题。新的经历总能驱散无聊,日复一日从法律和商业角度解决别人问题的经验积累,是未来通向某个领域专家的阳光大道,虽然依然荆棘丛生。

初级律师有机会在各种活动中见到各种成功的大律师。有的文采飞扬,有的妙语连珠;有的业务高深,就像行业专家,有的全能,让客户无法拒绝;有的专攻高级国际业务,有的擅长与政府和国企沟通,有的靠接地气的业务也能快速积累财富。

原来一千个律师可以有一千种风格。对于初级律师来说,他们更需要的是业务深厚的律师的指导。毕竟专业是未来初级律师的基础。

初级律师忙着找自己的专业领域,因为万金油的时代早就过去了。专业领域的确定需要倾听内心的声音,热情是驱动前进的不竭动力。

纠纷解决律师努力追求和享受法庭上的苦口婆心,庭后的书面意见,对事实和法律的透彻讨论,以及在谈判桌上化敌为友的精湛技巧,虽然在很多情况下,零和博弈意味着总有输家。

初级律师常常会感受到职业尊严感和成就感。这可能来自于项目交付或客户上市的顺利完成,审判过程的充分准备和准确预测,也可能来自于收到胜诉判决书时的激动。如果把诉讼和仲裁比作电影艺术,那么纠纷解决律师就是编剧、导演甚至主角。

经常感受到美剧的巨大影响力,多少年轻人因为一部美剧而立志成为律师。虽然基于不同的制度,国内的诉讼仲裁并没有在陪审团面前慷慨陈词,也很少有精彩的质证环节,但充分体现英美法系和大陆法系融合的国际仲裁实践仍然为我们提供了一个体验质证的微妙机会。

我和大多数初级律师一样,在沉重的压力下,努力圆满地完成工作,努力赢得委托人和上级的信任,找到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追随自己内心的热情和渴望。正是在磨炼中,我们才能逐渐成长。

决心和坚持

就像我大学毕业时的人生规划,工作三年后开始准备申请美国法学院。

LLM还是JD的选择,在我第一次尝试在香港完成LSAT考试后有了结论。没有长期留在美国的坚定决心,我们也面临着在上海买房的巨大压力。短期来看,LLM显然是比JD更适合我目前情况的选择。

熟悉美国法学院的人都知道所谓的14所顶级法学院(T 14),其中前六所被称为超级法学院(T6),分别是耶鲁法学院、斯坦福法学院、哈佛法学院、芝加哥法学院、哥伦比亚法学院和纽约法学院。经过慎重考虑,我申请了T14的7个。

近年来,LLM的应用难度逐年增加。即使申请人基本上都是在国内顶尖法学院学习的最优秀的学生,或者是从这些法学院毕业的优秀律师,LLM的申请总人数也在急剧上升。

美国法学院LLM项目招生官一般关注:包括毕业学校、学历和成绩、工作经历、英语能力等硬条件,包括个人陈述、推荐信、简历等软条件。,哪些是免费玩空。在大多数情况下,入学考试以书面形式进行。对于擅长面试的应聘者来说,没有更多的机会展示自己,成绩只看书面材料。

不得不说,本科学校的弱势让我在竞争的起跑线上明显处于劣势。后来的事实证明,这种担心不无道理。同时也享受不到顶级律所对于申请结果的品牌优势。因此,如何在这短短的3年工作经历中脱颖而出,展现出自己有别于其他应聘者的特点,成为决定申请结果成败的关键因素。

美国法学院LLM项目的申请人大多是从事非诉讼业务的律师和学生,纠纷解决律师在其中显然是少数。对于纠纷解决律师来说,承担的诉讼和仲裁案件数量和成功率高是重要的考虑因素之一。

工作期间,在一些法学期刊、书籍、研讨会上发表实务文章近10篇,其中在北京大学核心期刊上发表文章1篇。此外,他还在国内仲裁活动中获奖,并参加了国际仲裁比赛。这些可能是我工作经历中最大的亮点。

我的托福成绩最终落在105-110的区间,不算惊人,但这个分数至少让我在竞争中英语能力不至于处于劣势。个人陈述更多的是申请人性格特征等软条件的体现,没有固定的模式。

对我来说,起草一份个人陈述似乎是在重新审视自己的生活,回忆过去。脑海中出现的场景像电影回放一样一幕幕掠过,找到那些属于我的亮点,把零碎的记忆按逻辑顺序重新整理。

至于推荐信,我一开始只是采用了常规的方式,一封大学教授的信,一封工作中老板的信。当时并没有太重视目标学校校友推荐的作用。后来的事实证明,校友推荐的影响不容忽视。

和大多数申请人一样,我的申请材料很容易起草。而心情从初稿完成后的心潮澎湃,到最后的内心平静。我想是时候正式提交了。

我终于在七所法学院的截止日期前完成了申请。在提交申请的那一刻,我感到如释重负。我祈祷我的梦想能够实现,因为我知道一个强大平台的支持对于我梦想的实现是非常重要的。

焦虑和收获

如果说递交申请的那一刻是一种极大的解脱,那么临近往年录取通知书的发放时间,焦虑一定会充斥内心。这种焦虑来自于面对第一次申请经历的不确定性,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大洋彼岸另一个完全不同国家的招生官会如何评价你的申请材料。

2018年春节前早早收到乔治敦大学和弗吉尼亚大学法学院的录取通知书,焦虑稍稍缓解。尤其是后者,中国大陆每年只招收7-8人的传统让我意识到这次申请没有任何错误,至少我的申请材料是亮眼的。

盲目自信之后,是一片死寂。本来应该是3月,录取通知书频出,但我没有收到任何好消息。失望之余,我开始更新自己最向往的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和纽约大学法学院的材料,以表忠心,并寻求目标学校校友的推荐。

转身,关键时刻的最后一笔,让我在4月份获得了纽约大学法学院国际商业法规、诉讼与仲裁(IBRLA)项目的录取通知书,这个商标紫色也为我的申请季画上了一个句号。

与大多数T14法学院不同的是,纽约大学法学院的LLM项目除了一般的传统项目之外,还有一些专门的项目。虽然纽约大学法学院宣称每个项目的录取难度都是一样的,但我个人的感觉是专科的录取难度更高,很多被专科录取的中国人更是凤毛麟角。

以IBRLA项目为例。今年,全球有800多人申请,最终申请人数不超过35人,只有3名中国大陆学生被录取。去年,只有2名中国大陆学生被录取,而前年几乎没有中国大陆学生被录取。

美国法学院录取是一种不可言说的玄学,无数前辈的经历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基于各T14法学院LLM招生标准和招生人数的差异,即使被排名相对靠前的法学院录取也不一定意味着被排名相对靠后的法学院录取。

也许我的学术背景是所有申请者中最弱的。我经常和朋友开玩笑说,我在一群名校霸的包围中瑟瑟发抖。但是,通过申请材料,我希望招生官能看到我的潜力、进步和成长。起跑线上的落后并不妨碍我追赶,但给我一个同样强大的平台,我可以做得更好。而我更幸运的是,这些闪光点最终被招生官发现并欣赏。

和大多数申请人一样,在整个DIY过程中,我尽力不留遗憾,最终带着焦虑和收获度过了这个申请季。直到今天,入学时的喜悦和激动已经渐行渐远。在憧憬新生活的同时,我们也在努力充分利用这短暂的一年学习生活。

挥霍

现实与理想

人总是在现实和理想之间徘徊,因为理想总是令人神往,却总是遥不可及,而现实往往让你看清差距。理想主义者相信人生有太多的可能性,他们从不限制自己。他们会毫不犹豫地认为,在你还年轻,还没有看到人生天花板的时候,你就应该努力争取最好的平台和资源,抓住那些来之不易的机会。一路走来,必然会有许多困难。你可能不知道下一站在哪里,但是不要忘记你的主动精神会一直让你保持在正确的方向上。

我回想起大学时看的那些美国法律剧,那些精彩的法庭场景,幻想自己有一天也能成为那个人。我单纯的认为他们结合了自己的价值和才华,过上了很好的生活,这可能只是一个看似肤浅却很现实的理想。直到我了解了国际仲裁,它才出现在跨国纠纷解决的舞台上。事实证明,需要有更多的中国面孔和更多年轻的中国律师来成长和承担责任。

生活充满了魔力。现在,当我要去纽约时,我将开始新的生活。就像我几年前从上海毕业时的感觉,仿佛昨日重现。想去纽约留学的人,带着焦虑和收获走过了整个申请季,走了一圈又一圈,终于回到了纽约的中心曼哈顿。我觉得这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我的经历可能只是个例,不一定有参考价值。这是一条极少数人走的路。因为人少,所以珍贵。那么你怎么知道自己能不能熬过去,不去尝试呢?

回到律师职业本身,确实有太多优秀的前辈和同行,有太多的知识和技能需要学习。只有韬光养晦,脚踏实地,虚心前行。

最后,衷心感谢一路走来给予关心和帮助的家人、学长、老师、朋友。

感谢理想主义,让我时常感到压力和危机感。

感谢理想主义,但它也让我对生活充满热情和激情。

头条来自何志微信官方账号:(ID: zhihedongfang)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图片,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本文来自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泰国号,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aiguogonglue.com/887002.html

联系站长

2022080914165662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