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荷华大学惨案(爱荷华大学算名校吗)

欢迎阅读“景德镇南河公安”头条。如果你喜欢本头条发布的文章,也可以点击左上角关注我的头条,每天都有精彩文章推荐。

1991年11月1日,这件震惊全美的事件是这样发生的:

下午3点30分左右,一场研讨会正在爱荷华大学范艾伦分校物理系三楼309室举行。

卢刚现身天体物理研讨会,争议与窃窃私语交织。

高飞侠,一个28岁的北大物理系年轻博士,背着一件大夹克和一个包,悄悄推开门,像陨石一样迅速无声地降落在309会议室。他假装是世界上最无害的人,把脚卡在角落里。

窗外,他可以看到衣阿华城的一部分。

他在这里住了六年,从1985年出国到现在,他的博士论文就是在这个房间里通过的。他已经六年没有离开爱荷华大学了,现在他要和它说再见了。

他向窗外望去。只是风大,没意思。

一种令人厌恶的、报复性的快感笼罩着他。

他又把手伸进口袋,里面是一把0.38cm口径的小左轮手枪,全是子弹。

“只要够用就行。”他想。

5月,他向爱荷华州州长办公室申请持枪许可。6月,他去了爱荷华市的一家枪店,花了200美元买了这把巴西金牛座手枪。

他精心挑选了它。这是美国警察使用的史密斯-韦森左轮手枪的仿制品。

从那时起,他就想做这件事。

“我早就有这个意思了,但我一直很耐心,直到拿到博士学位。”他在给二姐的最后遗书中写道:“你自己也不要太难过。至少我找到了一些贴在我背上的人和我一起陪葬。”

手枪光秃秃的手柄还是有点冷,他面无表情的看着一切和所有人。

即使是最亲近的人,也不容易察觉到他眼中那种冰冷、凶狠、狞厉的光芒。

静静地听了大概五分钟,他突然拔出手枪开枪了!

首先,他枪杀了自己的博士生导师,47岁的高兹教授。戈尔教授的当事人摔倒了,他朝教授的后脑勺开了一枪。

然后他向史密斯教授开了两枪。

在场的人一时没反应过来,以为他拿着玩具枪恶作剧。直到他看到倒地的两个教授额头和身上流了一大滩血,他才知道自己真的是在杀人!

一名中国同学在承受不住激动的时候当场晕倒,另一名中国同学跑到有电话的地方报警求助。

此时,卢刚已经淡定地将枪口对准了他恨之已久的“竞争对手”——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原高材生单林华博士。

他对着山林的额头和胸口连续开了几枪,山林华甚至还没来得及哼一声就被当场击毙。

卢刚在第一现场枪杀三人后,从三楼跑到二楼,打开院长办公室,枪杀了44岁的院长尼科尔森。

在确认系主任死亡后,他跑回三楼第一现场,确定戈尔咨询公司、史密斯和山·华林是否都死了。

房间里有几个目瞪口呆的目击者,其中一个是研究科学家包汉生。他和另外两个学生围着奄奄一息的史密斯教授——他还没有死,生命突然从他的眼中逃脱…

卢刚没有击中他的心脏。他在流血,在桌子下挣扎。三个人正要抬他去营救,陆刚在309室门口挥舞着手枪,叫他们出去。

爱荷华大学惨案(爱荷华大学算名校吗)插图

包寒生轻轻喊道:“住手!”(别闹了!)

卢刚没有理会,然后走向躺在地上的史密斯教授,对准他惊恐、哀求的眼神,重新开了致命一枪。他真的死了!

就在这时,卢刚跑下物理系大楼,拿着枪快速跑到相邻的生物系大楼,从一楼走到四楼。他似乎在寻找女性目标(目击者看到他进入女厕所找人)。在这个过程中,他认识了几个生物系的老师和学生,并没有乱拍。

在生物系大楼找不到他的“射击目标”后,他冲到大学行政楼,推开副校长安尼克利女士的办公室,朝她的胸部和太阳穴开了两枪。

副校长的女秘书吓坏了,本能地拿起电话报警。他又射中了女秘书的脖子!

然后,卢刚开枪自杀了!

整个谋杀过程只用了十分钟。6人死亡,女秘书受重伤。

卢刚的男人

卢刚学的是等离子。他的毕业论文是关于临界电离速度的。因为等离子体是一个非常专业化的领域,当时美国只有300名左右的科学家有能力做等离子体的研究。

卢刚可以在智慧中思考宇宙无边的问题,但在现实生活中却成了一个高智商低智商的人。

他用疯狂的行为毁掉了那么多老师同学和自己的生活,造成了无法挽回的悲剧。

那么,卢刚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首先,卢刚绝对聪明。

他是北大物理系的高材生,也是家里的独子。我从小就极其聪明,学习也是一帆风顺。

爱荷华大学惨案(爱荷华大学算名校吗)插图(1)

从北京大学物理系毕业后,他参加了李政道主持的严格考试,在数百名优秀学生中脱颖而出。他顺利通过中国政府资助的公立学校学生赴美留学。

比起学术成绩,卢刚和山林华的水平不相上下。卢刚在参加博士资格考试时与山并列第一,所有科目都是“A”。他的高分打破了物理系之前的所有记录。

卢刚和林山·华都是1991年爱荷华大学天体物理系新毕业的博士。山林华比卢刚小一岁,比卢刚晚两年来到爱荷华大学,但比卢刚早半年拿到学位。

毕业后,成绩优异、研究成果丰硕的山被系里留了下来继续做博士后研究,并按研究调查员的职位发放工资。

另一方面,卢刚就没那么幸运了。今年5月博士毕业时,他一直没有找到工作。

美国的大学科研经费被削减了,一点机会都没有。几个教授推荐他,没有任何结果。

他认为这是教授们漠不关心的原因。卢刚曾告诉人们,虽然他是一名“公职人员”,但他不想回到中国工作。

卢刚的研究工作一直不太顺利,他的博士论文口试当场不及格。相反,山不仅很早就毕业拿到了博士学位,而且他的博士论文还获得了论文奖,而且他还有一份稳定的工作。

这些都是卢刚最受不了的原因,也是他最愤怒的原因,所以杀了善林华。

卢刚是一个受过中美高等教育的人,理性,有分析和思辨能力。卢刚没有精神错乱,也没有不正常。

他的感情从不紊乱,爱恨分明,没有酗酒吸毒的习惯。

所以他的所作所为绝不是一时冲动,而是冷静思考和多次权衡的结果,是按照自己的人生信念行事的结果。

据曾经与卢刚共处一室的爱荷华大学教育系博士生池说,卢刚的冷血杀人不仅仅是因为嫉妒,更是因为他的本性中潜伏着一种可怕的“杀意”,“性格决定命运”。

在同学们的眼里,卢刚是一个刚愎自用、狂妄自大的人,有时埋头研究,有时放浪形骸。

他太孤独了,很少有人愿意和他交往。

他的父亲在北京汽车配件厂当工人,他说:“陆刚有两个姐姐,他是家里唯一的男人。”

出国前,卢刚个性很强,性格孤僻,不善交际。我很少和父母说话,但和二姐关系很亲密。

鲁夫说,几个月前,卢刚在家信中提到,由于美国经济不景气,他毕业后一直没有找到工作。家里人说打算在国内给他安排工作,但陆刚拒绝了。

居住在美国的中国人迟说,1987年夏天,他与卢刚和山林华合租了一套一居室的公寓。他和小山住在卧室,和陆刚住在客厅。

卢刚从来不打扫屋子,喝牛奶不用杯子,打开盖子,嘴里咕噜一声,扔在地上。

池徐明比他大十岁,用长辈的口气警告他。于是,卢刚“露出了凶光的眼睛”,表现得非常恶毒。

他形容卢刚完全不把别人放在眼里,自视甚高,经常自称是“顶级物理学家”。

我喜欢在说话的时候暴露别人的缺点,拿别人开玩笑。我说话经常“伤人”。

他说卢刚不仅人品极差,而且非常好色。他曾经幻想过所有的女生都拜倒在他的“天之骄子”脚下,他花了很多时间去追很多女生,却屡屡受挫。

他经常去酒吧,把自己打扮得“美国化”,以显示他与其他中国同学“不同的举止”。

有一次,他去拉斯维加斯,想花90美元找个妓女,被拒绝了。这让他又气又怨。

另一个物理系学生说,陆刚和别人合租一套公寓,夏天天天热。他睡在客厅里,经常整夜开着冰箱,丝毫不顾冰箱里存放的别人的东西的酸腐。

在众多留学生中,卢刚是一个很有攻击性、很尴尬、很自私的人。久而久之,几乎没人愿意再和他来往。

即使你一直在努力寻找卢刚的人格优点是什么,也没有人给出肯定的答案。

物理系的一个学生评价陆刚最客气:“他是一个思考问题的方式和普通人完全不同的人。他总是想到阴暗面,喜欢走极端。”

属于陆刚“空物理理论组”的李欣说,最近因为美国经济萧条,政府削减预算,系里在毕业生中发起募捐。卢刚用支票写了捐款,面额一分。

“卢刚是一个自恋的人,”一位非常了解他的教授说。“自恋型人格的人会怨恨他们认为伤害了他们感情的人。

他们看人的时候,不看人本身的本性,而是根据自己的解读,看这些人是怎么伤害他的。”教授说,“拿着枪,连续射了六个人,他只把这当成了消灭对他的伤害,而不是杀死其他活着的同类。\”

林山花奇人

爱荷华大学的学生在谈论卢刚和被杀害的山林,就像听人谈论白天和黑夜的区别。

一位美国记者说,他们的叙述给人的感觉是,山林花似乎是上帝刻意创造的,刻意向世人展示善与恶、美与丑、对与恶、光明与黑暗的强烈对比。

华是爱荷华大学的知名人士,曾任中国学生联合会主席。而卢刚则性格孤僻,连中国学生联合会都没加入。

林山27岁,浙江嘉兴人,毕业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四年前,他通过了美籍华人物理学家李政道在mainland China主持的考试,进入爱荷华大学攻读物理学博士学位。

因为成绩优异,他在博士资格考试中与卢刚并列第一。他很受欢迎,系里的教授对他大加赞赏。

卢刚的父亲是工人,山的父亲是农民。他来自浙江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

弟弟单学良得知噩耗,在电话里泪流满面:“哥哥出身苦孩子,花了很长时间才走到今天。我们全家都以他为荣。那个人为什么要杀像他这么好的人!”

粱山说,他在农村务农的父母身体不好,家里还有一个老奶奶,把山林花当成自己的命根子。他仍然不敢告诉家人他哥哥的死讯。

为了参加在美国的葬礼,他不得不撒谎,说哥哥在美国生病了,需要有人照顾,让家人放心,赶紧去美国。

1981年,16岁的山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少年班。1987年赴美留学后,为了帮助mainland China农村的亲戚,他长期省吃俭用,每次省下一两百美元寄回家乡。

两个月前,我父母收到了他寄来的200美元的汇款单。每次写信,他总是“报喜不报忧”,不让奶奶和父母担心。

我经常劝父母用他寄回来的钱好好吃饭,滋补身体。在他们村,山是一个众所周知的男孩,但他没想到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

山的岳父是安徽合肥的一位学者。山林华遇害前48小时刚到艾奥瓦州访问,不幸看到女婿去世,女儿年纪轻轻就成了孤儿。

曾与山林华和卢刚同住一套公寓的池说,山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家里很穷。能以优异的成绩考入mainland China顶尖学府中国科技大学的殿堂,并赴美深造,实属不易。

当他听到希尔被谋杀的消息时,他哭了几次,因为他在与希尔共处一室时发现了他身上的许多美德。

他举例说:为了帮还在安徽老家的弟弟筹集婚礼费用,萧山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每天喝牛奶吃面包,省吃俭用。因为这两样东西在美国都很便宜。

爱荷华大学计算机科学博士生华欣说,山·华林是一个非常好的人,聪明、勤奋、好学,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他理应得到最好的论文奖学金,卢刚不应该出于嫉妒杀了他。

作为单林华的朋友,他非常难过,他的许多同学也难过得泪流满面,对凶手的暴行非常愤怒。

被采访的学生,没有一个在谈到山林花时充满感情和留恋的。几乎所有人都无法接受他和中国同学永远分离的事实。

在大家心中,与卢刚犀利个性相对的是山林的大度。总是面带微笑的山华林总是为别人着想,并愿意向他们伸出援助之手。

和山一起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毕业的在谈到他时几次哽咽。她说,只要同学开口,即使山林华已经自己买好了菜,他也高高兴兴地开着没有车的同学去超市。

很多在爱荷华大学学习的新生都是被杉林华在20多公里外的雪松拉普兹机场接走的。

作为中国学生联合会的主席,他热情地帮助新生找房子,购买便宜的必需品。

同学要搬家,要借他的车,他总是说:“没问题!”

他以诚实的个性,在爱荷华大学340多名来自中国大陆的留学生中树立了很高的威望,大家都习惯亲切地称他为“小山”。

物理系冯伟说:中西部大学和大城市学校不一样,因为没有地方可以走动,而且中国留学生之间的交往非常密切,大家都积极参加学生社团组织的活动。1988年至1989年,肖山担任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会长,使联谊会活动丰富多彩。

李欣说,博士生学习很忙,山对自己的学习也是极其认真的,但没有一点傲慢和高人一等的态度,也不迂腐。他用自己的淳朴和忠诚,吸引了一批“哥们”,齐心协力为兄弟会效力,举办各种活动,深得人心。

物理系几位熟悉山林华和卢刚研究工作的人士表示,山林华在业务上比卢刚更得心应手,不仅仅是因为运气更好。

一般人们只能从两人完全不同的性格和风格去了解山林华和卢刚:山林华人关系很好,经常微笑着伸出援助之手;卢刚是个风格怪异的独行侠,脸上总是笼罩着阴霾。

卢刚给二姐的最后一封信。

1991年11月1日案发当天12点02分,卢刚给二姐写了一封信。

大姐:

你好!请尽快将所附支票存入银行。

这封信是专门写给你的,不要让家里其他人看到。当你读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可能已经死了。

我已经寄回了一些东西,作为我的个人物品。我想你只要告诉海关,他们会让这些东西入境,哪怕是我自己带回来。

我最担心我的父母。他们老了,恐怕经不起这场风暴。但是我无能为力。这个重担将落在你的肩上。我恳求你好好照顾他们,不惜任何代价。

另外,不要在我的葬礼上花钱。千万不要来美国把尸体运回家。中国大使馆最好在美国火化我的遗体,只寄一些骨灰回去。

记住:不要让美国敲诈。我觉得我寄回去的钱足够报答父母的恩情和两个姐姐的养育之恩了。

昨晚给你打电话后,我哭得死去活来,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你知道我一辈子正直,我讨厌马屁精和自以为是的贪官污吏。我这个意思很久了(杀人自杀),但是我一直很耐心,直到我拿到博士学位。这是全家的风景。

你自己也别太难过了,至少我找到了几个陪葬的人。

我这28年的经历,让我看不起自己的人生。我跟几个人说过,我想出家修行。人对生活的渴望是无止境的。美国虽然衣食无忧,但上面有钱人。和他们比起来,我还是个穷光蛋。总之,我生了自己的气,为家人的生计提供了保障。

我还能指望什么来迷恋这个世界?古人云:“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为状元。”

这四个人生目标我都尝过,知道的够多了!虽然我是单身,但是我女朋友有过一些。上高中的时候就开始交女朋友了。我大学的时候,曾经和女生在黑暗中偷偷溜进262医院过夜。

到了美国后,中国的外国人、单身已婚女性、贤妻良母或妓女都有交往。我没有毅力。我很善变,和某个特定的人在一起无法安心。也许你没有遇到对的人,或者你没有遇到对的人。

反正我已经厌倦了男女关系。更进一步,我对十年(本科四年,研究生六年)攻坚的物理失去了兴趣。可以说是越走越觉得自己走进了死胡同。

物理研究越来越让人失望了。目前来看,公平合理,女人说女人有理。没人知道是怎么回事。于是人们按照不同的流派分成了几个派别,互相攻击,大大吹捧自己。难怪有人说“现代物理学骗自己”。我后悔当初没有多学一些实用的科目。

我能怎么做呢?父母对自己一无所知,学习上无法给予指导,我一个人。很多美籍华人物理学家在美国相处不好,就回国待一段时间,吹嘘自己,为祖国做贡献。所以中国政府花了很大力气哄年轻人学习纯科学。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我学的是工程学,我今天就绝对不会来美国读学位存美元了。我父母没有经济实力送我去美国深造。我们学校有一些从事应用学科的人,他们的父母大多是留学过的高级知识分子,家里有外汇,能给孩子提供托福和GRE,在美国的学费和生活费,或者有海外亲戚借钱。

可以说,我走到今天,是我父母的错。我相信:“生而为英雄,死而为鬼英雄。”我自己做所有的事情。

另外,最好不要让下一代知道我的真相,否则对他们的未来不好。再见,我亲爱的二姐。

兄弟:卢刚。

1991.11.01.12:02

附言

曾与卢刚共处一室的爱荷华大学教育系博士生池回忆说:卢刚的冷血杀人不仅仅是因为嫉妒,更是因为他的本性中潜伏着一种可怕的“杀意”,“性格决定命运”。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人性中的暗物质吧。

本案中,卢刚是肇事者,也是受害者。

愿所有的灵魂安息。

(来源:“世界大案纪实”微信公众号)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图片,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本文来自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泰国号,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aiguogonglue.com/888637.html

联系站长

2022080914165662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